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豆子、麦子和巴弟的家

 
 
 

日志

 
 

与 噪 声 共 舞  

2009-03-19 19:43:40|  分类: 修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枕头底下有一些小棉球和小纱布卷,原先我一找不到它们就会惊慌失措,现在已经不那么紧张了。
      窗外一百来米的地方,正在盖一幢十六层高楼。一开始在地下面施工时,只是感觉吵哄哄的,并没有太大的不适。渐渐楼层砌上来了,便发现那浇注水泥框架的声音常常彻夜不止,“嗡嗡日日、日日嗡嗡”,忽高忽低忽大忽小,有时候静下来人刚叹了口气,把耳朵放松开,猛一下“嗡嗡日日”的声音又不容分说地再度响起,而且这一次长得没有间歇,几乎令人要窒息;把全部的窗子都关紧也无济于事,那声音似乎会穿墙术,照样长驱直入,像赶不走的苍蝇般讨厌地萦绕在你的周围,这时房子里的人真有一种无处逃遁的绝望感觉;“嗡嗡日日、日日嗡嗡”充塞在卧室的每一个角落里,十点、十点半、十一点,夜已经很深,可那声音仍毫无倦意地欢叫着不给你一点指望,仿佛在说:“我是不会停下来的、我是不会停下来的!”此刻的我只能机械地在“嗡嗡日日”的轰鸣声中刷牙洗脸,铺被上床,用小棉球和小纱布卷塞住耳朵,再拿被子蒙住脑袋,可怕啊,那声音居然非但没有丝毫的减弱,反而好象更清晰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窗外已是一片灰白,该起床了,那“嗡嗡日日”的声音渐渐小下去了,终于,完全没有了。在一片更加难受的死寂中,我忽然打了个激灵,晕晕乎乎爬起来,穿衣下地,脚像踩在棉花上一样,走了两步,便一头倒在沙发上呻吟起来“这怎么成呵......”。
      两天后,偶然在晚报上看到一篇小文,题目叫《枕着铁轨睡觉》,深感惊异,什么人有这么大的本事啊?不觉细读起来,说有一位老者,不幸住在铁道边上,每天南来北往的火车轰鸣声不绝于耳,老人只能顺其自然,修身养性,最后竟能在车轮的轰隆声和汽笛的吼叫中安然入睡。字里行间透着一份超然度外的幽默和无奈。
      当天晚上,窗外又传来恐怖的“嗡嗡日日”声,我又重新在那无孔不入的噪声中辗转反侧时,忽然想起了白天读到的文章,呵呵,想像一下那车轮和铁轨的撞击声吧,再加上火车汽笛的尖叫声!比窗外的水泥搅拌机马达声不知要强烈到哪里去啦!再听那“日日嗡嗡”的声音,好象变得遥远起来,也不那么逼迫耳朵了,我竟然慢慢睡着了。
      从窗口望去,大楼已砌到了第六层;曾读到过一个标题叫《与狼共舞》,舞蹈是在人欢乐时才有的行为,与狼共舞,那得要有多大的胆量和气魄?现在我需要的,是与噪音共舞的耐心和毅力。
  
  评论这张
 
阅读(115)| 评论(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