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豆子、麦子和巴弟的家

 
 
 

日志

 
 

在 医 院 里  

2010-09-11 11:37:59|  分类: 亲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 医 院 里 - 巴弟 - 巴弟的笔记 
 

上周六一大早,匆匆赶到医院去看望手术后的二哥。医院里人来来往往的,走廊里常有手术车推着昏迷的病人经过,不由得有点毵得慌。急急忙忙找到术后第三天的二哥床前,还好,手术是从右鼻腔伸进去做的,头发还好好地保留着,只是右鼻孔塞了止血棉球,一脸的劫后余生样子;二哥说,拿到磁共振片子后他就给二嫂说,要是万一下不了手术台,你就把你妈接来一起住,新加坡的女儿在准备赴美考试,就不要和她说了,免得影响情绪。

盛了一小碗鸽子汤端到床前,一勺一勺慢慢喂给病人喝,温润的汤水喝下去,二哥的脸上渐渐平和下来,精神也振作了一点。邻床是一个在重症监护室住了两个月才出来的病人,光着头,闭着眼,身上插满了管子,一任家人大声呼喊和拍拍打打,脑袋晃来晃去,毫无知觉反应,悄悄问病人多大了,二哥沮丧地小声说:咳,别提了,和我同龄……,听闻此言,下意识地去看那病人的爱人,呀,头发花白憔悴不堪,和我二嫂不能比。那爱人忙停歇下后就来和我说话,说丈夫是脑干上长瘤,15年前第一次手术,8个月后就复发又手术,维持了15年现在又复发了,手术至今还没醒过来……,言语间满是无奈和茫然,我只能边听边叹息,找不到话来安慰她。

二哥的饭是半流质,统一由护工打来,我自己就直接去了病区后面的食堂。正是饭时,人非常拥挤,要了一份面条,把票从窗口递进去,师傅抓起一把水面条扔进正煮着的锅里,“嗨,这样一来,你的面不好吃,我的面也不好吃了。”窗口前还站着的一个中年人忍不住回过头来说。又站了一会儿,我俩端上各自的面,找了张没人的桌子坐下,边吃边聊,一碗面条吃完,那家人的事全知道了。那是一个安徽人,兄弟姐妹七个,父亲在三个月前查出食道癌,已经做过手术,他是长子,正在护理老人。父亲是农村教师,县公费医疗办公室和这家大医院建立了医疗关系,治疗费用能报销,他们兄弟姐妹全都在城市打工,每人出5000元解决其余费用。那长子说,要是放在从前农村,这病是没的治的,现在科学技术发达了,年轻人也都在城里挣钱,能把父亲活着交回给母亲,在全村人面前,做子女的脸上也就有光了……

黄昏时,二嫂从家里赶来换我,二哥的药水正好也挂完了,执意要下床送我。看他动作虽然有点迟缓还是比较自如的,就没有拒绝,二人从电梯下来,站在路边车站等车,满天的彩霞,衬着已经开始发暗高远的蓝天,反而呈现出一种有点奇异的斑烂和瑰丽。

半夜醒来,耳边还是二哥病房里那持续不断的嘈杂声,享受着四下里的安静,不觉又想起二哥邻床那紧闭双眼的病人和那疲累不堪的爱人,感叹生命的脆弱和无常,翻了一个身又慢慢睡去。

 

在 医 院 里 - 巴弟 - 巴弟的笔记

 

  评论这张
 
阅读(255)| 评论(6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