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豆子、麦子和巴弟的家

 
 
 

日志

 
 

龙年的打算  

2012-01-23 12:26:52|  分类: 修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龙年的打算(一) - 枸杞子 - 枸杞子
    

  龙年的第一天早上,认认真真地想了,就是打算彻底和我的电子海洛因告别。

    说起当初,那还是在最早办公室安装配备电脑的时候,大家风靡玩起的“连连看”,那是多少年前呀,怕是要有上十年了,当时是很低级的“怪物连连看”,屏幕上的方框小格子里布满密密麻麻奇形怪状的图标,人人好奇地在上面打呀打的,排名榜上我总是很靠前,最后时不时地得头牌,极大的满足了虚荣心。后来单位渐渐严格起来,工作时间不许打游戏了,我就在下班后玩,到点后人走光了,关起门来痛痛快快地玩,一直玩到天黑,走在回家的路上看什么都是模糊一片,那时候心里开始有点矛盾起来,觉得这么玩很伤眼,不值。

可是这个东西一旦沾上,想撤出来抽身走人还真做不到。已经想不起来发过多少次誓了,再不玩了再不玩了,可是想玩的念头一起来,就象魔鬼附身似的,只是惭愧迟疑那么一小下子,马上就全神贯注地玩得不知身在何处。记得有一个特别寒冷的夜晚,当时他们父子俩一个住校一个加班,晚饭后因为停水洗不了碗,我就在电脑上玩一种特别弱智的“打鸟”,鼠标控制一个永远有子弹的枪口,拼命射击一些远远近近慢慢飞着的大鸟小鸟,三分钟一盘,我竟然一口气玩到凌晨。最后是因为两腿膝盖以下全都冻麻了,肩膀和脖子酸疼不已,手也快抓不住鼠标了,才停下来。走到厨房,面对一池子脏碗,懊丧得不得了。后来还为此写了一篇征文去投稿被报纸发表,可见我对自己的愧悔沉痛到把编辑都打动了的地步。

尽管如此,还是戒不了。像我这样对游戏放不下手的还不止我一人,好朋友“老木梨”,一个堂堂的高级工程师,早上准备出门买菜之前,衣服都穿好了,忽然想玩一下五子棋再走,就打开电脑玩起来,这一下竟然玩到了中午,菜也没买成。大家相互讲起来都对自己非常无奈。

退休下来,时间更充裕了,游戏也开发的更人性了,即使是简单的“连连看”也全是清晰鲜艳的蔬菜水果动物和锅碗瓢盆,随着每一次连击还配上各种刺激的声响。每一次都是很纠结地打开游戏,每一次都是很愧悔地下来,刚过去的一年,从大暑开始就下决心戒,十五天一个节令发一次愿,立秋了,处暑了,白露了,秋分了,……一直戒到前天大寒,整整半年也没有戒得了。打开游戏时的惶惑越来越重,离开游戏时的迷乱也越来越分明。直到昨天晚上,全家过江和奶奶一大家人吃完年夜饭回来,在地铁等车时儿子忽然内急,先往右手跑,一看没有,又焦急的往左边跑,长长的走廊尽头黑黢黢的根本看不清有没有洗手间标志,年三十的地铁里几乎不见人影,空荡荡的站台上静得可怕,这时车轮低沉的轰鸣声越来越逼近,忽然有一种世界末日的感觉。

回来后,竟然又坐到游戏前,外面一会儿是春节晚会一会儿是周立波秀的喧闹声,麻木地打了一局又一局,都不通,本来早就过了自己规定的一小时时间,可是既然要守夜,索性就打到十二点。打呀打呀,在外面越来越密集的鞭炮声中,一盘一直打不通的游戏终于打通关了!一看钟,真悬,十二点差两分!好了,终于在旧年过去前的最后时刻,毫无牵挂地和游戏永别了!

  评论这张
 
阅读(367)| 评论(9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