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豆子、麦子和巴弟的家

 
 
 

日志

 
 

拔牙和照顾痴呆的妈妈  

2014-04-12 21:38:57|  分类: 摸石头过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半个月前,在苏州参加一个亲戚的婚礼,第二天临走时忽然掉了一颗牙,回来中途就去了医院,医生查看后说有炎症,叫先消炎,再手术处理。回家找出消炎药看说明书,注意事项第一条就告知有青霉素过敏史者慎用,早先皮试有过过敏的,过敏的凶险也知道,不过又一想,生活这么艰辛,妈妈那么苦挣苦熬的,这日子也没什么好留恋的,过敏就过敏好了,一下呜呼了还解脱了呢。于是毫不迟疑呑下一片。两天后去拔牙,准确地说是拔牙根,因为上面的牙冠被旁边活动假牙的勾子磨掉了。拔牙根时,两个医生四只手协同操作,女医生把凿子深插入牙床,男医生一手托住下巴,一手用小锤子一下一下咚咚地敲凿子,牙根和牙床骨咬得很紧,能听见牙根从牙床骨上分开的“嘶嘶”声,女医生利索地取出牙根,又塞了两块大棉球让我咬住,叫半小时后吐掉。

来到马路上,树枝正在长叶子,到处一片春天气息,回家才坐下,电话响了,保姆说妈妈感冒了,咬着棉球口齿不清地答应马上送药来。找出特效药百蕊胶囊,锁门下楼。穿过小公园时吐掉棉球,发现出了不少血。摸摸麻木的半个脸,感觉怪怪的。晚上靠在沙发上迷迷糊糊,麻药过去了,疼痛一阵一阵的,电话又响了,保姆说妈妈不肯吃药,连忙高一脚低一脚赶去,保姆说,她就不肯吃那两颗“大黑药”,晚上一共五粒四种药,其中有两粒深蓝色的活血胶囊妈妈坚决不肯吃,那就把其余三颗降压药吃了吧,一边劝一边用勺子喂进去。

回家的路上树影婆娑,默默走着心情平和,几年来经常盘踞心头的怨气一点也没有了,忽然想起“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口号,年轻时觉得很悲壮很激烈的事情,没料到现在已近暮年时,居然都轻松做到了。

被凿伤的牙床骨还没长好,去送饭时保姆吃力的挪到门口说,她的腰在搬动妈妈时扭伤,走路都困难了。真是怕什么来什么,一时六神无主。孤军作战的绝望感让人崩溃。

上网查,急性腰扭伤快的一星期慢的两个月,这保姆我们都想留住她。去医院开了一瓶云南白药,又到紫薇星理疗站一千六买了一根镇痛消炎的理疗带,晚饭后赶过去安排保姆吃药理疗。

妈妈看到我们严肃地说很多话,害怕起来,闹着要回家,让我去叫“黄包车”,我只好架着她东倒西歪地从厅里沙发上挪到卧室床边,还闹,又从床边再挪回沙发。两趟折腾下来,两个人都累得倒在沙发上气喘吁吁,看妈妈力气也用完了,走过去一手托肩一手架腿,把她慢慢放倒在事先铺好尿布的沙发上,盖上被子。不一会儿药劲上来,睡着了。

一个星期下来,保姆的腰在慢慢恢复,已经能到厨房做饭了,一切搬动妈妈的活儿都不让她下手,两人配合默契,积极动脑子,找到很多聪明点子帮妈妈巧妙地换尿布洗漱喂药,尤其是在床上把沉重无比的妈妈移动到保姆指定的位置时,心里特别有成就感。

  评论这张
 
阅读(263)| 评论(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