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豆子、麦子和巴弟的家

 
 
 

日志

 
 

端午思绪  

2015-06-22 13:25:09|  分类: 民以食为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名字里有一个“原”,因为父亲说屈原这个人很伟大,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父亲是要我向屈原学习,从小立志做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

父亲是仪表自动化工程师,还知道屈原,也很了不起。只是我从小愚钝,并不明白父亲的苦心。文革中父亲被打成“反动学术权威”,终日受批判,我们全家也被扫地出门,从高大宽敞的住房搬到父亲单位的简易招待所居住。那是两排红砖小平房,住着一些外地来探亲的人,我们家隔壁住的是一个食堂女炊事员,姓杨,因为人胖,大家都叫她“杨胖子”,端午节的时候,杨胖子在家里摆出一个大木盆,放上雪白的糯米和碧绿的粽叶,坐在小板凳上包粽子。我好奇地凑在一旁看,也拿了两片粽叶跟着比划,几个回合下来居然学会了包粽子。上高中的时候,班主任找了我和另一个女生到他家去包粽子,我就拿出小时候的本事一言不发吭哧吭哧地包,那个玲珑乖巧的女生说说笑笑之间也包了一堆粽子。第二天老师说那女生包的粽子跟稀饭似的,微笑着看看我,虽然并没有明说我的粽子好,可是我知道我那粽子个个都是下死劲儿塞的紧紧的,右手大拇指疼了半夜呢。

工作后一直有点愤世嫉俗,后来读到《离骚》才知道屈原也是和领导搞不好关系,以至于最后竟然沉江自绝。要说精神的话,还是《渔夫》说的好,沧浪之水清的时候,我就洗我帽上的缨子,沧浪之水浑浊的时候,我就洗我的脚。我还是比较欣赏渔夫的态度。

年轻时喜欢“世人皆醉我独醒”的情怀,以为芸芸众生都是在醉生梦死中的苟活,现在经历了半生宠辱见识了病痛生死,才深感生命的惨痛艰辛,尤其自从父亲去世后的这十八个月零一个星期,心里的价值观好象都崩塌了,终日惶惶如丧家之犬,总想哭,什么事情都打不起精神,意外地发现,只要在厨房里忙活,时间就过的快,心里也相对能安静专注。于是这个端午节,我重新拾起小时候学来的本事,在家包粽子,一个人一忙大半天,包出一大盆热腾腾的肉粽子,送给亲朋好友品尝,个个都说好。


  评论这张
 
阅读(129)|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