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豆子、麦子和巴弟的家

 
 
 

日志

 
 

我们永远是亲人  

2016-12-30 16:47:26|  分类: 摸石头过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父母去世后,留下了一套房子,位置在长江北岸的郊区,兄妹四个他们仨都住在长江南岸的城里,只有我一直住在距父母家的不远处,遵照妈妈说过的“每人四分之一”原则,我们对房子做了公证后,按公证员定下的评估价我向三位兄姐支付了均等款项,把房子接了过来。

屈指算来,爸爸去世已经整整三年零十六天,妈妈去世也有八个月零二十八天了。如今我在他们住了三十年的房子里待着,常常会回想起从前和父母相处的许多细节,有时候从外面回来,却仍然是一种往父母家的感觉,多少个中午我走在这幢楼下的林荫道上为他们送饭,三十年里一趟一趟的楼下奔跑,要么是急着把手中的饭菜摆上他们的桌子,要么是送去妈妈要的药品,或是给爸爸买的水果,最紧急的时候,是妈妈摔倒的那两次,一次摔折了手腕,一次摔伤了后脑,都是电话告急,我在第一时间心急火燎地赶过来送她上医院。在生命最后的几年里,他们由于一般人很少能共同达到的高龄,由于身体机能的退行性衰减,两人天天都要争争吵吵的,可是却又相濡以沫地相互关心直到最后。父母去世后,感觉他们给我留下的形象,是那么真实细致,丰满大气,他们不慌不忙的,安祥有尊严地走过了人生最艰难的终点。反观自己做为他们的孩子,在与之相伴的几十年里,尤其是最后几年中,始终积极勇敢地承担一切能承担的事,虽然能力有限,不能给父母锦上添花的享受,但是雪中送炭我的确做到了!不仅是对父母,甚至是对兄姐,我也做到了雪中送炭,在爸爸住院前的最后三个晚上,第一个晚上是我和二哥共同值班,第二个晚上因为是在二哥值日期间,我就回去了,到第三天的时候,二哥原是准备去新加坡女儿家过年,他小声对我说,你真的忍心让我三天三夜不睡觉上飞机啊?我毫不犹豫地帮他顶了那最后一个夜班,因为只想到他不能太辛苦。那一夜,我拼到了自己的极限。爸爸住院的那一个月,正是在春节期间,我每天为家中的妈妈和医院的爸爸两头送饭,还要绞尽脑汁和护工老韩斗智斗勇,更要承受着医生护士们的白眼,......。现在这些事回想起来,觉得自己很尽力了。

我准备把这最后几年和父母兄姐在生死面前同进同退拼搏操劳形成的文字打印成册,送给各位兄姐人手一册。我们家的孩子内敛沉郁,父母在世的时候大家也仅在春节相聚一次,随着年事渐长,以后见面的机会可能更少,不如就以我这一本有着我们共同身影的文字,作为联系大家思念的纽带吧。就象我每次打太极拳,在短短的五、六分钟里,会情不自禁地随着相关的动作想到家人,比如在做“倒捻猴”的时候会想起爸爸,从前小时候,他每天晚上都会在家里从饭桌到门口的地板上很沉静投入地打几遍太极拳,我坐在门边暗影里的小凳子上默默地看他打,爸爸的脸上严肃专注,拳脚一丝不乱,每个动作都那么端正而有气势,尤其在做“倒捻猴”的时候,流畅连贯气场强大;在打到“云手”的时候,我又想到妈妈,因为有一次她一边打云手,一边告诉我:这个动作打的时候胃特别舒服。还真是的,我在做云手时也觉得胃的确比较舒服。有一次在打到“海底针”时正好想到姐姐,觉得姐姐这个人总是那么沉静有自己的思想,就象海底针那么坚定稳固,打到 “闪通臂”时,又想到大哥,觉得他的霸气和强悍跟闪通臂的气势浑然天成,还要给二哥也找一个动作联系上,这样我只要一打拳,就能把爸爸妈妈和哥哥姐姐都想一遍。为了给我的亲人们,在今后的日子里有一点文字留住亲情的温度,就以我这几十篇短小的笔记去回味那段我們共同走过的岁月吧。

  评论这张
 
阅读(97)|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