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豆子、麦子和巴弟的家

 
 
 

日志

 
 

听 音 乐 疗 伤  

2016-05-29 16:35:48|  分类: 摸石头过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早上下了几天的雨终于停了,孩子爸他们风筝协会的几个朋友立刻招呼着外出活动去了。

一个人靠在沙发上玩手机,点开马头琴大提琴合奏的《天边》听起来,舒缓而略带悲伤的琴声在安静的房间里回响,不知道为什么,这首《天边》的旋律总是会让我的心里充满一种遥远纯净的少年情怀,泪水慢慢涌出来,一边擦泪一边听,心里莫名的压力好像退下了一点。自从父亲13年冬天去世后,惊奇地发现自己不会大哭,清明那天特地一个人跑到爸爸的墓碑前想大哭一场,可是站了半天就是哭不出来。于是看到电视上女人号淘大哭的场景就很羡慕。妈妈上个月初也去世了,忙忙碌碌把父母安葬的事情都搞完后,就开始生病,看病,煎中药,整天象无头苍蝇一样忙着到医院开药,检查各处不适的脏器,那天大清早在胃镜室外排队时,几个同龄的老人谈着各自的疾病,大家象亲人般地相互安慰着,我是第一回做,着实给吓到了,拇指粗的胃镜管捅进去在胸腔下搅动,那种无处逃避躲藏的感觉实在无法描述,好在医生手法娴熟快捷,几分钟就把一个胃从十二指肠到贲门一口气拍下十张图片,医生拔出胃镜管安慰我时,我一边用手抹去眼角难受时流出的泪,一边竟能说“还好还好”,连我自己都有点佩服自己,这几年下来经历的折磨太多,一点娇气都没有了。我前面是一个十年胃癌的大哥,后面是一个八十高龄的大爷,她女儿等在外面,我同情地说,八十岁了还来受这个罪呀,女儿说,唉,是他自己非要来哦!说话间医生开门让家属进去,说真有问题。女儿赶紧慌张地进去了。

近半年来,左侧身体麻木酸胀越来越厉害,每天早上醒来自己先慢慢扭动一会儿,再叫孩子爸来给我从头到脚捏一捏,麻木感才下去一些。今天可能是天一直下雨,左侧的湿重麻冷很明显,我就拿出艾灸盒来先灸胳膊,再灸后背一直灸到腿和膝下,一边灸一边听音乐,听完了《天边》,又打开《殇》听起来,演奏者是一名外国大提琴手叫杜普蕾,是微信上高中群里数学班主任发给我的,当时我就被深深打动,因为不但旋律特别感人,而且演奏者的身世也非常悲惨,杜普蕾十六岁就成名了,可是很年轻就患上重病,不到四十岁就去世了,可是她精湛的演奏给世界留下深远的影响,我一边听着《殇》深入骨髓的伤痛旋律,一边看着杜普蕾埋头垂目浑然忘我的演奏,注视着演奏家额头上亮晶晶细小的汗珠,心仿佛也跟着旋律沉浸到悲伤的河流里淌走了,眼泪又流出来,一只手拉着胳膊上的艾灸盒,腾出一只手来抹泪,悲伤的旋律在整个房间里蔓延,听着这生前受尽苦难已经不在人世的演奏家荡气回肠的演奏,流着我自己悲伤的眼泪,一个人在厅里踱来踱去,小时候家里的样子在心里浮现出来,朦胧亲切遥远,…………一切都再也回不去了。

其实本来是想谈谈对《中庸》的新理解,而且最近几次到东郊游玩在大片森林草地中散步很放松的,今天上午一个人听音乐流泪,应该是一种努力,很想能痛快地哭一哭流一流泪,但始终无法如愿,都是因为十岁就遭遇文革,心肠给教育的太硬了。而生活是如此残酷无常,能支配的情感表达又太过简单,以致生命在受到沉重打击时,无法表达伤心绝望的情感。

  评论这张
 
阅读(128)|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